工作原理

渔业提升项目(原“渔业改良项目”)是一个联合多方利益主体共同解决渔业资源和相关环境问题的过程,尤其注重联合渔业资源的供应链上各利益相关方(包括渔民或者渔民组织、捕捞公司、加工企业、行业协会、采购商、零售商等),为保障资源可持续供应,共同改善该行业(或供应链)发展所面临困境的过程。

我们相信,只有建立一种有效的沟通机制,让供应链上各利益主体能便捷的了解水产品生产和销售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对应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手段,多方联合实施改进计划,渔业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

和市面上诸多产品认证不同的在于,渔业提升项目是过程导向,而非结果导向,更看重在执行项目过程中,对渔业资源及供应链各利益相关方的调动和能力培养。 所以,实施渔业提升项目,并不以获得某个认证为最终目标,而是根据渔业实际情况来决定取舍。

我们鼓励并引导生产者、采购商以及其他利益主体整合各类信息,开展专家咨询及调查,对其渔业资源储备、捕捞和养殖情况,其环境和社会影响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当我们发现某供应源存在风险时,通过深入调查,识别存在的问题,我们会敦促零售商、采购商联合供应链上的各利益主体来共同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对问题供应源弃之不用。 我们鼓励渔民和养殖户及企业加强环境友好化生产,从而降低海洋捕捞和水产养殖对环境的影响。同时,我们提倡整个行业(从区域到国家)更加透明竞争、合理分配利润,形成良性循环的市场机制。 我们更希望这些实践经验能为地区乃至国家的渔业政策提供具有启发的案例。

领导实施FIP/AIP的主体没有固定要求,可以多元多样,因为各种渔业有各自不同的情况,可以是特为此项目新建一个组织(联盟、协会等)由专人管理,也可能采取比较松散的形式,由参与FIP/AIP的某个行业协会、NGO、或企业委派工作人员兼任项目管理。

启动FIP/AIP的具体工作主要包括:
1)识别问题——即通过对现有数据的初步整理,简要识别渔业资源面临的挑战和相应的改进方向;
2)渔业资源评估——对资源储量、使用情况、生态环境影响等做出系统的评价
3)制定改进计划——根据评估结果,提出具体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如何落实
4)供应链分析——分析市场结构、识别行业主力,号召更多利益相关方参与FIP,结成同盟

上述工作往往需要从多个角度深入供应链分析不同角色作用,更需要充分认识国家和地方的渔业管理政策、水产品监管体系,结合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等多学科技术手段,全面透彻的解读供应链关系,从而识别最佳的切入点。

当以上活动完成时, FIP/AIP进入正式形成阶段:

经过多方共同讨论,各利益相关方就问题和措施都达成共识,最终制定一致接受的FIP/AIP工作计划(workplan),通过签署合约或者备忘录等形式相互约束和监督各自职责和义务,并建立可操作的监控计划,敦促供应链在一定的时间表内协调统一行动。

随着工作计划和监控计划的确定,FIP/AIP成员应通过发布报告、开展交流会等形式努力向公众、决策者宣传所识别的风险和改进举措,争取获得渔业管理部门的支持。有的FIP/AIP可能会有来自零售(采购)终端的支持与重视,从而对供应链形成倒逼压力,有的情况下则需要NGO等第三方组织对零售商们施加压力、予以教育,培养其依据渔业资源评估和提出的改良措施来修订其采购政策的意识和执行能力。总之,当逐步形成这样一个依据科学评估实施改进、且供应链各环节协作落实改进措施的行业氛围时,FIP/AIP开始全面实施。

各个利益主体(采购商、供应商、生产者等)分别按照计划中拟定的任务开展具体工作,并定期汇报、讨论,评估项目进展,总结经验教训,并在必要时调整计划。渔业管理部门和采购决策部门也将根据FIP的研究和实践,修改其相关政策、规范,以更好的配合、引导行业发展。

经过这样实施一段时间后,通过测定一些生物、生态环境数据,可反映出该渔业资源的恢复、改善状况,从而衡量FIP/AIP的最终有效性。

如果该渔业资源确实得到改善,来自该渔业资源的水产品就具备了“可持续水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可以据此建立自己的品牌(有时可能是企业品牌,有时可能是区域品牌),同时也可能满足申请国际公认的一些行业认证的条件,但是是否有认证、或是否开展认证都不是FIP/AIP的必要内容和最终结果。

渔业提升|历史篇

渔业提升|原理篇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