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升级,从多方对话和区域协作开始 ——“活鱼下架”后记(上)

(作者:韩寒)

上周三下午,我们与两大国家级行业协会的工作视频会议刚结束,微信里传来朋友急促的声音:大家看到今天朋友圈里被刷屏的“超市活鱼下架”的消息了吗?

赶紧扫一眼各群,果然,“蹊跷”、“隐情”、“污染”、“泄密”等各种跟帖早已层出不穷。次日,更有媒体不断借题发挥,“淡水活鱼即将被冷冻海鱼或冰鲜海鱼替代”、“公众为何没有知情权”、“超市商家逃避责任”等后续报道依次推出。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340

伴随国家食药监总局有关通知、相关部门“辟谣”等信息,这个话题随后几天继续在舆情曲线上攀升。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平常小事都可能瞬间就出乎意料地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热点事件也可能成为撬动某个社会问题得到格外关注和改善的契机。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415

2016年11月23日至26日“活鱼下架”热度趋势(来源:微舆情)

然而,当众多记者、自媒体兴奋地上下打探那些可能成为“头条”的各种线索时,多年来与水产行业一线打交道的我们深知,这里面并不能非黑即白地简单追责,更没必要从“阴谋论”出发,夸大一个偶然事件背后的必然因素。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449

关联网络热词(来源:微舆情)

素来不喜欢凑热闹的我,扫了一圈微信消息后,回到电脑前继续沟通协调手头的任务,这其中就包括马上对接一批来参观海南罗非鱼项目的国内零售商代表。  也许是天意巧合,这个节骨眼上,国内主要的超市管理者齐聚海南探访生产现场,难道意味着供应链倒逼中国水产行业升级的大幕可能由此拉开?

作为一位母亲,有两个爱吃鱼的女儿,在海口这个小省会城市,我对小区后门的菜市场和附近超市里卖的水产品都不陌生,家乐福、大润发、华润都是隔一两周要去光顾的地方。而当这些名字与其它二十来家国内常见连锁超市的名字共同出现在我的文档里时,不知为何,我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和紧张。罗非鱼,我国南方主要淡水养殖品种之一,多年来以冷冻鱼片形式出口欧美,海南则是全国第二大养殖和加工省份。在这样一个水产养殖与加工颇为集中的地方,来自供应链末端的零售商齐刷刷走入生产一线的场景却并不是常有的事。

如今,一条鱼从池塘到餐桌,不再是简单的饲养、宰杀和烹饪,而是需要经过从苗种选育、饲料研发与生产、日常投喂、保健与池塘管理,到捕捞储运、加工包装、冷藏转移等环环相扣的漫长的“供应链”。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452

供应链的曲折蜿蜒让链条两端的人似乎近在咫尺又远隔天涯。 现实中,水产品销售环节的人大多并不了解其所售产品来自何处,又是如何被生产出来的;生产一线的人也往往并不清楚市场端需要怎样的水产品,过去和现在的需求发生了什么变化。公众舆论对“活鱼下架”的反应往往是把矛头指向生产活鱼的那群人,批评信息不透明、部门推诿监管不力、小农生产分散等这些听上去永远正确的观点。可是,在我们看来,这些义正言辞只是指出了结果,并没有揭示问题的根源,也将误导人们过于简单化、脸谱化这件事情。

食品供应链上的初级生产环节、加工环节、流通储运环节和销售配送环节都可能存在质量安全漏洞,这些漏洞折射出的不仅仅是制度不完善、监督落实不够,更可能是供应链生态结构性失衡导致的必然结果。 不谈供应链构成和相互之间的关系,而去一味指责制度、从业者,其实没有多大意义。 要真正解决终端产品的问题,需要审视供应链生态,并从根源出发寻找改善途径。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456

作为消费者,你可能会想当然的认为“卖鱼的”和“养鱼的”大概都认识吧,至少也应该了解对方都在做啥吧。六年前的我也是这样想的。然而,当我分别跟水产养殖户以及水产品加工企业的经理们交流后,才意识到这两个群体其实很少有同处一室的机会——地理空间、文化意识、社群阶层等差异构成的天然阻隔,导致知识信息与责任风险并没有如我们设想的那般在供应链上传递与分担。其实,哪怕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科研人员,他们也曾坦承,大多数时候他们也只在同行圈子内打交道,实质性的跨界跨学科交流合作非常有限。知识分子之间尚且如此,渔农和企业对话的困难可想而知。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459
向国外客户介绍清楚中国水产品质量监控体系并不容易(摄影:韩寒)

至今,我依然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组织水产行业内对话时各方礼节性的沉默。那无法掩饰的怀疑和不屑的眼神,在第二、第三次会议上逐渐被欲言又止的表情和尽力克制的相互质问取代。 到了第四次、第五次,养殖户开始红着脖子抢话筒,企业经理也声嘶力竭的试图解释来自市场的压力与无奈,甚至有时各方会拍桌子骂娘…… 连对话都这么不轻松,更别谈真正意义上的协作了。

作为主持人和观察者,对话各方的僵持不下有时也让我颇为尴尬, 大家各执一词,似乎真假难辨,一时陷入无解的困局。但,“理总是越辩越明”,所谓“不打不相识”,一番争吵之后,真正想要解决问题的人,我相信自然会留下来逐渐回归理性。

微信图片_20171023113503

海南省罗非鱼品牌建设促进会成立大会(2014)

每个人站在各自角度都有合理的诉求,但又被周遭的社会大环境裹挟着,陷入排他性“竞争”的泥滩,拼命维护私利之时,忽视了公共利益和责任。然而,水产渔业是与自然资源、生态环境息息相关的人类活动,没有人能单打独斗的高效生产,更没有人能在资源消耗和环境威胁中独善其身。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水产行业增长期里, 我们在丰收丰产之时却任由土地和水资源遭受污染,渔业资源被过度消耗,病灾虫害风险恣意累积。如今,资源衰竭、环境恶化、成本上涨等多重因素开始一点点剥夺中国水产品昔日的市场竞争力,行业四面楚歌,负重难行。 大家这才越来越意识到,这不再是单一某个环节或某个群体的问题,而是整个价值链、产业生态链的问题。

此时,我们必须低头俯身,诚恳而细致的审视行业每个环节,甚至每个环节里的人,力图理解其处境、动机、心态、能力与局限,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方能有效解决行业面临的可持续发展的挑战。

智渔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给水产渔业供应链“画像”,把各种角色邀请到同一个舞台上,以期碰撞出不同以往的旋律,激发出创新的节奏和变革的乐章……

(文章写于2016年12月,若无特殊标注,图片皆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