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之外我们还缺什么? 一一由苏格兰水产行业看共有、共治、共享的区域协作发展之路

(文/图  韩寒)

三十年前,苏格兰三文鱼也曾饱受话病,在内外多重压力之下,几个养殖企业领头人决议联手解决行业面面的挑战,建立和实施了一系列行业规范,经过曲折成长,苏格兰三文鱼发展为一个具有自牌价值、获得国际认可的行业。

 

九月的一个周日早晨,苏格兰高地西岸浩瀚的 Melfort 海湾里风雨交加。年过六旬的某三文鱼养殖公司总裁莫里斯先生兴致盎然的陪着我们在海面上颠簸了两个小时,热情自豪的带领我们参观他的三文鱼养殖设施。

被海鸥围绕的海上三文鱼网箱被海鸥围绕的海上三文鱼网箱

瑟瑟寒风中回到岸上的我们被迎进一并排开的几间简易房里。莫里斯先生经营的这家公司主要养殖三文鱼、大西洋庸蝶和尊鱼,在中东、东南亚等国家均有投资。而就是这样一家经营跨国业务达数十年之久的公司,低调地将总部蜗居在这几间极真简朴的轻型板房里。因为是周末,除了莫里斯先生夫妇俩,公司里没有真他员工。老先生给我们倒上热茶,端上一盘他老伴烤的蛋糕,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开始介绍公司情况。

不少观察中外水产行业之异同的业内人士都提过我们和国外同行之间的差距: 核心技术、设备系统、人员专业素养等方面皆有大大小小的距离。同时,来自国内行业链各环节的抱怨也不绝于耳,皆在感叹国内行业各自为阵、只为一时私利、窝里斗等弊端。这种行业大环境之下,即使优秀的技术和产品也似乎难以发挥其应有的贡献,无法真正为行业创造价值。

水下摄像监视仪用于监控鱼儿吃食情况水下摄影监视仪用于监控鱼儿吃食情况

从一个外行“看热闹”的角度,今天中国的水产养殖行业在我眼里犹如一个青春期少年,他有蓄势待发的冒险精神,也有日益强壮的四肢体魄,但是与蓬勃生长的体量和脑力发育不相匹配的,也许是不尽成熟的心理。这样的心理反映在一个行业的成长上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带着这样的困惑,我试图在莫里斯先生的娓娓道来中去探寻另一种答案。

 

一场行业的“答辩”

莫里斯先生向我们展示的 PPT 中很多内容涉及养殖场选址申诉的问题,见我们略显困惑,老先生立刻解择 :“我们正在扩建一处项目,这些 PPT 其实正好也是明天晚上我要向我们这里的环境资源管理委员会汇报的内容。”

原来,依据苏格兰当地法律,任何一家养殖场开始着手建设前都必须经历一个复杂的规划审批阶段,业主必须向包括政府管理部门、社区公民组织、相关企业在内的各方举证说明其项目影响,并广泛征询意见、取得所有利益相关方一致同意后方能启动项目。

“哦,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繁琐啊!”莫里斯先生虽然不免抱怨,但即刻追加一句 : “但是确实有必要这么做,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么优质的水源和这么低的发病率……也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市场!”

建设一个三文鱼海上网箱养殖场,首先面临的是选址问题,除了我们通常能想到的影响鱼类生长的水质、水温、水流(风向)、地形等因素,莫里斯先生要考虑的远不止这些。“三文鱼养殖要投入很多饲料,那可不是你想投多少就投多少的啊! 这个海湾已经有三文鱼养殖设施吗?它还能容纳多少三文鱼?换句话说,我往这片海湾里投入多少饲料将仍在环境安全线之下呢?这都是有精确计算的,企业自己都得整明白了,你才好去向别人说清楚!”

检查网箱设施检查网箱设施

工作人员查看三文鱼样本工作人员查看三文鱼样本

“还有,养了三文鱼是否会影响这片海湾里的野生动物,比如海约、海狮什么的? 会不会影响这里的礁石、海床生态?还有, 我们的投料台开动时有噪音,对周边居民也有影响,我们的养殖场   也对周边居民或景观有干扰吧……”莫里斯先生逐一给我们列举了养殖场规划审批阶段投资方、企业主需要回答的各种问题。企业必须提前数月聘请专业的第三方评估师开展调研和取样分析,由他们出具详尽的评估报告给企业,企业方能胸有成竹的去面对十几家相关管理部门和社会组织的拷问。“就跟大学论文答辩一样啊!”老头笑笑,“我明天晚上就得经受这样一场‘答辩’呢!” 答辩通过才能获立项。

其实,这并不是针对某个企业的“答辩”,这是行业共同面临的要求。像这样在多个利益相关方共同听证下的“答辩”,与其说是审视行业发展的拷问,不如说是帮助行业真正健康发展的严格预审。通过这样的答辩,让行业的准入门槛有了必要的高度,行业的良性发展有了基础。

 

求同存异的发展战略

在莫里斯先生看来,立项之前的“答辩” 还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如果新建的养殖场所处的海湾已经有真他公司的设施存在,那么就必须依据苏格兰渔业部门划定的“病害风险管理区域范围”、   相关企业   “区域管理”协定, 也就是说,同居一个“病害风险管理区” 的几家企业必须承诺同时采取必要措施,例如同时投苗、同时治疗用药、同时收获、同时休养。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大鱼身上衍生的细菌传染波及邻场的小鱼,或者因没有统一用药强度和时间,导致不同养殖场的鱼产生不同程度的抗药性等问题。

莫里斯先生与越南朋友探讨有关区域管理的问题_看图王莫里斯先生与越南朋友讨论“区域管理”问题

依据当地行业协会的管理制度,作为享受行业协会“会员”待遇的必要条件, 所有在同一个区域内作业的养殖场都必须签署这个《区域管理协议》,服从相应要求, 保证区域内协同作业。也因此,各方企业必须保持密切沟通,各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日常联系紧密,有什么情况都会及时知会对方,因为大家都知道,信息通畅是降低风险的最有效途径。而一有违反规定的做法,依靠会员之间的相互监、政府常规抽检等手段都很容易发现异常,违约企业会遭遇巨额罚款,甚至被迫放弃“会员”资格, 其产品信誉也将随之遭受质疑,进而威胁该企业享受贷款、保险等的资质。

莫里斯先生的介绍都在后来我们与苏格兰三文鱼养殖协会负责人的对话中予以证实。事实上,不仅仅是苏格兰,在挪威、丹麦、加拿大等国家,水产养殖业的迅速发展也不过是近 30 年的事情。能够让这些缺乏水产养殖传统的国家短短数十年就建立起占据世界水产品市场中高端的成熟行业,其秘诀正是一种基于区域性共有、共治和共享理念的行业文化和体制。

“曾经有几次,为了满足同步作业的要求,大企业甚至不惜出资补贴小企业因同步作业而可能遭受的经济损失,从而获得小企业全力配合”,“企业为了得到当地社区、居民、政府对业务发展的支持,经常会花大力气支持当地社区建设,比如拿出一部分利润援建当地学校、社区景观等公共设施”,“企业一起努力游说国家管理部门出台相应的支持性政策,以保障行业规范得到法律支撑,养殖协会为此安排专职人员来研究政策,来做政府沟通工作”,“因为行业协会推行的区域性管理很有效,行业协会因此可以为单个企业提供保险担保, 也可以为其申请产品认证提供担保,还能为会员产品质量背书,一起对外合力拓展市场,让大家都从‘苏格兰三文鱼’这个品牌中获益……”莫里斯先生不无感慨的列举着行业走过的每一步。

苏格兰三文鱼协会办公室前台处摆放的行业宣传资料苏格兰三文鱼协会办公室前台拜访的宣传资料

以威士忌闻名于世的苏格兰正在向全世界推广其引以为豪的养殖三文鱼产品, 为此苏格兰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食品和饮料推广委员会”。他们的三文鱼企业在向世界各地采购商推介产品时首先打出的必是“苏格兰三文鱼”这张牌,这奠定了益价的基础,然后才着墨于各自产品特色。这种求大同、存小异的市场战略无疑是帮助苏格兰三文鱼行业在过去三年里实现对华销量翻倍增长的成功策略。

 

变革社会中行业何去何从

三十年前的苏格兰三文鱼也曾饱受话病,莫里斯先生依稀记得当年他们在这个小镇上“抬不起头”的窘境。当地很多居民和动物保护组织都曾抗议养殖行业对当地生态环境的破坏,某些极端组织甚至经常半夜三更突袭养殖场,将耗资巨大的网箱设施捣毁、撕破渔网、放走亟待收获且价值逾百万英镑的成鱼。而另一方面,国际社会也在激烈辩论着养殖三文鱼技术对野生三文渔业的利弊,对海洋食物链的深远影响,三文鱼加工行业也时刻面面着诸如动物富利等标准的拷问、污染排放控制等方面的挑剔审视。人们说起那时的三文鱼养殖行业,真可谓内忧外患。

也正是在这内外多重压力之下,当年几个苏格兰三文鱼养殖企业领头人达成共识,决议搁置相互竞争的矛盾,联手解决整个行业所面临的更大尺度的挑战一一有限的自然资源、脆弱的生态系统和激烈的国际国内市场竞争。苏格兰三文鱼养殖协会由此创建,一系列的行业规范得以建立和实施,经过十几年由折成长,终于帮助苏格兰三文鱼行业发展为一个具有品牌价值、获得国际认可的行业。

苏格兰三文鱼养殖协会网站

苏格兰三文鱼养殖协会网站

莫里斯先生回忆起的三文鱼发展历程让人惊呼历史总是如此相似一一纵观今天国内水产养殖行业,尤真罗非鱼、对虾等行业,内忧外患的景象早已不陌生。行业内的部分有识之士也曾呼吁大家重建行业信任合作的环境,然而,更多的人对国内是否拥有平等合作的文化和政治土壤持怀疑和悲观态度。

莫里斯先生笑着说 :“三十年前,我儿子在学校读书时,我们做家长的都没有渠道跟学校对话,哪像今天学校需要这么尊重家长的意见,政府也必须在多方监督下来实施教育大纲。这都是三十年来大家争取的结果……我们这的人过去也不懂得维护公共利益,不懂得如何合作,如何相互监督。我们三文鱼行业今天的发展是这些变化的结果还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呵呵, 说不清啊!”

行业的发展的确不可能孤立前行,它离不开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更准确的说, 行业自身发展与社会变迁相辅相成。

近日,民政部公告将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类社会组织去行政化,促其真正为行业发展服务。类似改革举措在国内各行业再次掀起,在可预期的未来,从养殖户、企业管理人员、到政府官员等都将面面前所未有的变革挑战,这些是否会激发起人们更深层次作为一个公民、一个行业成员所应有的某种意识和行为的转变呢?

那么,行业的发展又该如何顺应这样的转变、借势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