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水族馆走出的可持续水产品运动 ——漫谈国际水产品评级与认证

(作者:韩寒 )

 

2013年3月中旬,美国一家非政府组织——蒙特雷湾水族馆(Monterey Bay Aquarium)在其“海鲜观察(Seafood Watch)”项目的官方网站上更新了对中国池塘养殖罗非鱼的评级,由过去的红色(避免食用 avoid)升级为黄色(不错的代替good alternative),意指在没有绿色(best, 最佳)产品的情况下仍推荐食用。

在此之前的数年间, 美国消费者及水产品零售商一直被象蒙特雷湾水族馆这样的机构告知来自中国的罗非鱼是“不被推荐的产品”,这也间接导致占据美国冷冻鱼片90%市场的中国罗非鱼产品始终无法摆脱“上不了台面”的尴尬,产品价格常年在低端徘徊。

那么,这个蒙特雷湾水族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他们对水产品的品头论足到底对消费者有多大影响呢?他们又是根据什么来评定一种水产品是好是坏的?

事实上,象蒙特雷湾水族馆这样的组织以及他们创立实施的水产品评级项目在世界各地还有很多,例如:全球最大的环保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英国海洋保育协会(Marine Conservation Society)、加拿大“鱼之选(FishChoice)”等机构都在向各自的受众推荐水产品,建议消费者选择那些营养和安全有保证、且以有利生态平衡、资源可持续利用的方式生产出来的产品。

微信图片_20171023093512

经历了2008年汶川地震的中国老百姓应该对公益机构、慈善组织这样的概念不那么陌生了。上述国际组织也可以笼统的归为我们中国语境下的公益组织,但准确的说,它们都属于从事环境保护事业的非营利、非政府组织,且带有较浓的专业色彩,均主要依靠慈善基金会的捐赠维持机构运转和发展。它们往往在公众、科研机构、政府和企业间扮演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也往往是代表公众和大自然利益去监督政府和企业发展的。

此类环境保护组织大多兴起于上世纪60年代,最早主要着眼于野生动植物物种保护,涉及海洋和淡水环境保护的组织也一直是保护鲨鱼、海龟、珊瑚礁等运动中的主角。近十年来,许多非政府组织逐渐意识到,对公众提出“不要使用(或少用)”某种自然资源的传统说教性宣传方式的效果并不理想,毕竟人类不可能不消费资源。于是,大家逐渐转变策略,从如何影响社会各界以对环境负责任的态度来消费资源就成了许多项目的出发点。蒙特雷湾水族馆的“海鲜观察”项目就是这当中的一个典范。

每年五月的蒙特雷小镇,这个离旧金山180公里的滨海旅游胜地,总是会吸引无数从美国乃至世界各地赶来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他们中有的是名厨,有的是高级餐厅的经理,有的是美食专栏作家,有的是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的记者,更不乏大型跨国食品企业、超市集团的高管总裁,以及研究制定食品生产和加工标准的政府官员和科研机构的学者。 高达数百美金且仅对水族馆会员开放的蒙特雷湾水族馆年度论坛入场券常常提前几个月就被预售一空,关注食品和可持续发展的人们对这里真可谓趋之若鹜。

被装点成节日庆典般的水族馆内,主办方用华丽的美食和佳酿、明星名人的耀眼光环召唤人们“从美食中寻找解决之道”(Cooking for Solutions),即会议一贯的主题,而每一次都离不开水族馆最贴近的行业——水产渔业。水产养殖业能否成为未来解决人类蛋白质需求猛增问题的答案?我们如何有效的控制非法和过度捕捞对海洋生态带来的破坏?…… 这类议题总是在这里反复被激辩着。

由此不难看出这类非政府组织对欧美社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他们的意见正通过明星、摄影师、记者、企业高管从各种渠道传递到供应链的各个层面。蒙特雷湾水族馆创立的“海鲜观察”(SeafoodWatch)项目已将超过四千万份指导人们选购水产品的小册子通过各大超市、餐厅发放至消费者手里,新近开发的一款手机软件也已被下载近百万次,有关中国罗非鱼产品的评价就是这样在国外消费者心中逐渐成形。

除了直接教育和影响消费者,这些非政府组织更是广泛活跃在行业标准的制定和推广过程中。我们国内出口企业比较熟悉的水产品认证标准,比如针对海洋捕捞(野生)产品的MSC认证,针对养殖产品适用于北美市场的BAP认证,适用于欧洲市场的GlobalGAP认证,以及最近几年活跃起来的ASC(养殖产品)认证,这些标准体系的建立和推广都离不开上述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和支持。

微信图片_20171023093922

不论是评级还是认证,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公认的标准方法体系。大型国际非政府组织均拥有各学科背景的专业专职人员,同时也有雄厚的资金实力聘请行业公认的一流研究机构的专家,多方协商、集思广益地设计出水产品评级的标准方法。反映讨论研究过程和标准草案的图文资料往往都会在非政府组织的网站上公示、公开征询意见后,最终的标准才得以确立,并依据实施效果不断进行修订。这些标准在西方公众和相关从业者心中的权威性也得益于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西方社会组织的发展与成熟建立的非政府组织公信力基础。

但是,以科学、客观为机构核心价值观的非政府组织们有时候仍然无法避免在庞大而复杂的水产品门类前以偏盖全,在跨越地域环境和文化习俗的差异中无法克服自己的局限性。

在最近刚发表于《人类环境杂志》(AMBIO)的一篇论文就对全球各大水产品认证标准做了一次比较全面的对比分析,检视这些标准的推出到底对水产行业的发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以及它们的不足和未来有待改进的方向。研究者指出现有的各种认证体系都不约而同的轻视了占据全球市场70%以上的养殖类产品,尤其当这些产品大多在发展中国家(亚洲地区)生产和消费时。这也是由于制定评级和认证标准的过程往往缺乏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参与,绝大部分针对这类产品的评估都是由不甚了解实际生产情况的欧美发达国家的专家们在电脑前、面对一堆文献完成的,自然难免容易与实际脱节。

理论上来看,通过认证的产品应该可以卖到一个更好的价钱,从而激励人们为争取通过认证而向更好的捕捞和养殖模式升级改进。但是,研究表明,这种企图利用市场机制来引导生产者和供应商的做法似乎并没有预期的那么有效。 到目前为止,这些认证似乎顶多起到了奖励那些本就做得很好的现代化、工业化大型企业,而对于处在标准线以下的企业和占据市场更大比例的中小规模生产者并没有起到什么激励和帮助改进的实质性作用,对行业环境改善的贡献也就有限。

尽管如此,这个领域的发展势头似乎依然强劲,尤其当公民社会和公益组织的发展运动跨越大洋来到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时候。对于权利意识正前所未有增长起来的中国社会而言,我们可以预见中国公众对非政府组织权威意见的需求和信任会日益提升,而行业发展也更需要一个透明、公正、独立的角色,不时对可能走偏的产业道路予以提醒。

就在距离我们最近的香港,海洋公园和迪斯尼乐园已经先后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机构合作,向成千上万的中国大陆游客宣讲可持续消费水产品的概念,并推出了“绿色海鲜”菜单。2012年在网络媒体上掀起热议的“零鱼翅”、“千岛湖淡水鱼污染”、“长江刀鱼”等事件都在唤起公众对水产品可持续生产和消费的关注,也在催生本土非政府组织要以更专业、更客观的角度介入这类问题,以满足公众寻求真相、行业规范发展的需要。

蒙特雷湾水族馆的介绍资料上显示,这个始建于1914年的百年水族馆依旧屹立在当地盛极一时、后因渔业资源过度消耗而破产的沙丁鱼罐头厂的旧厂房上。如今,当你跨入水族馆的正门就仿佛走进了沙丁鱼罐头加工用的大锅炉房。曾经以海为生的渔民、以海致富的企业家们,曾经把蒙特雷市打造成全球最重要的沙丁鱼产业基地的他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一个因竭泽而渔导致衰败的海产品加工厂改建成了一个举世闻名、宣扬可持续消费海产品的水族馆?

回顾这略带讽刺又颇具警示意味的历史,我们又该如何规划今天中国水产行业脚下的路呢?